无色阳光

白熊同步连载,ID木子喻

我想写点开心的故事。

2018-11-14

烟与耳钉

  *半夜摸鱼,有头没尾,百合预警

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见到苏明慧是十六岁,高二,地点是行政楼三楼的女厕所门口。
  
  那时候她还留着齐刘海短发,笑起来带点匪气,她站在通风窗户那里抽烟,手指夹着香烟,抬到嘴边轻轻地吸一口,在肺里云游一遍后从口中吐出来。
  
  教导主任昨天利用下午放学后十分钟时间里讲到学生抽烟的问题,没想到隔天就遇到了。
  
  我理智告诉自己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地去上厕所,然而感情却让我站在那里不能动弹,我因此异常唾弃自己的好奇心。
  
  她却随意地转过身来,看到是学生意外地挑了挑眉,哑着声音开了口:“...

2018-11-04

非典型包养关系 04

  跑……跑出去……
  
  不要回头……
  
  男孩在树林里奔跑,脚上没有穿鞋且已经被逃跑路上的树枝划破了皮肤,鲜血顺着伤口流出,混着黑泥糊在皮肤上。
  
  身后传来成年男人的谩骂声,男孩不敢回头看一眼,紧接着周身的景物逐渐模糊扭曲,转瞬之间又到了另一个场景。
  
  那是破旧的房屋里面,光线很暗,有个女孩坐在桌子旁低头用短到不能更短的铅笔在纸上画画,她仿佛看到男孩过来,准备转头,脸部却是模糊不清的。
  
  江皓醒了。
  
  夜色如水,他却彻底没了睡下去的心思。他面无表情地下了床,走到客厅开了灯,自己去了厨房从里面拿了些并不新鲜的蔬菜出来,又从橱柜里找出了剩下不多的挂面,看着厨具一会儿,突然笑了...

2018-11-02

变成蝴蝶飞走了

        *胡写的复健之作。

  友人A喜欢收集蝴蝶,他时常会利用假期的时间去不同的地方捕捉,我看蝴蝶只能看到他们颜色大小不同,对于友人A有关蝴蝶谈论总是缺乏兴趣,他的话我基本不过脑便出去了,只是偶尔附和的点头让他能把话题进行下去。

  我与友人A相识于路边,原因是我骑车时撞了另一个人,他看见了,过来帮了忙。像他这种热心的人并不多见了,因此我请他在咖啡馆喝了一杯咖啡。

  后来他跟我说,他只是当时看见了一只蝴蝶罢了,一切都是命运的引导。

  对于这样的话我总是沉默不语,我总不能说“相信该死的蝴蝶有什么意义,还不...

2018-10-10

非典型包养关系 03

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到江皓脸上,他呢喃了句话,翻了一个身强迫自己睁开眼睛。
  
  项绍清正在扣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。
  
  江皓磨磨蹭蹭地移动,动作过大导致疼痛感一下窜到大脑,他咧嘴吸了一口气。
  
  项绍清看着江皓的动作和神情并没有任何表态,他的脸依旧是冷漠得完美无瑕,眼睛也只是轻微扫视了江皓一眼。
  
  “项总早啊。”江皓裹着被子放弃了移动,在床上懒懒地打招呼。经过昨晚的情事,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沙哑。
  
  项绍清穿好西装外套,终于给了点江皓反应:“早。”
  
  “难怪全城的年轻女人都想嫁给您,”江皓笑了几声,“技术未免太好了。”
  
  项绍清这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就往门外走。
 ...

2018-09-17

非典型包养关系 02

  助手黎明拎着东西上楼敲门时,江皓正端着盘子站在那里并不在意形象地吃着自己的煎蛋。


  “项总。”出于职业素养,黎明将未拆封的衣物递到项绍清的手里,项绍清接过后直径走进了卧室,然后黎明又将过来之前专门去趟超市买的食物伸手递给江皓。


  江皓将盘子放到厨房灶台上,嘴角扯了一个笑问黎明:“给我的?”


  黎明点点头。江皓不客气地接过来,将里面的东西放到自己那个老旧的冰箱里,他的动作熟练,生鲜和蔬菜分类放好。


  “助手先生,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?”江皓将菜全部塞到冰箱里后满意地拍拍手,然后并不吃惊地问了黎明一句。


  “咳,我能不回答吗?”


  “当然可以啊,...

2018-09-16

非典型包养关系 01

  项绍清站在洗手间的洗漱台边,握拳砸在镜子上,全身散发着“生人勿近”的气息,导致其他人想进来看到他后都默默退了出去。

  作为全城最有钱最有权的男人,这是这么多年来项绍清第一次失态,失态的原因很简单,他最好的发小、兄弟结婚了——那是他暗恋了十多年的人。

  饮酒过度的项绍清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,今天来参加他朋友的婚宴时他就没打算让助理来接他,本想约束自己不要饮酒,却还是在看到新郎新娘出场后克制不住。

  “天啊,我真不应该来这里。”一个人走进洗手间,发出了一声感慨。

  项绍清冷眼看了过去,想开口让他出去,却在看到那人容貌的时候愣了神。对方显然也没想到会被这种冷到骨子里的眼神看上,一瞬...

2018-09-15

© 无色阳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